深深

不便移除粉丝,关注我的都会拉黑。

里约刚结束的时候都念叨着一个时代结束了。

杜塞的时候颇有点众望所归该改朝换代的意思。

后来风雨飘摇反而不得不希望他们多撑一会儿。

到今天又咂摸出点上意大约是真寄希望于新生。

总之天时地利,半点不由人,何况磋磨多了人心也是要受伤的。

蝶姐虽然也缺心眼但我知道她们想干什么,朱老师的粉丝,真是,我一点也不知道她们咋回事23333

你不能因为傻逼人多声大就觉得他们是对的,不长脑子的话你就只是站在另一个阵营的傻逼而已……

我在那种环境下怎么还能打球?

麝月便拿了一块银子,提起戥子来问宝玉:“那是一两的星儿?”宝玉笑道:“你问我?有趣,你倒成了才来的了。”麝月也笑了,又要去问人。宝玉道:“拣那大的给他一块就是了。又不作买卖,算这些做什么!”麝月听了,便放下戥子,拣了一块掂了一掂,笑道:“这一块只怕是一两了。宁可多些好,别少了,叫那穷小子笑话,不说咱们不识戥子,倒说咱们有心小器似的。”那婆子站在外头台矶上,笑道:“那是五两的锭子夹了半边,这一块至少还有二两呢!这会子又没夹剪,姑娘收了这块,再拣一块小些的罢。”麝月早掩了柜子出来,笑道:“谁又找去!多了些你拿了去罢。”

惨是瓜队惨。

张洋都要薅了?

拇们啥时候把全运团体当盘菜了?

以后他沪的娃们谁养啊……

太惨了。

每天都在开眼界。

傻逼永远花样翻新层出不穷。

分析这分析那的,人家就是在营业啊……大家也算半个长期同事了,资源和品牌合作都能共享,操的这都是什么心哪2333
谁能先跟我们老王合作吗……

哪有过关一说呢。

精还是水瓶精,楞还是天秤楞。

太逗了。